雲惟利

  凡有井水的地方就有文學。澳門之有文學是自不待言的。
  如果從明末開埠的時候算起,澳門的歷史也有四百多年了。這期間,從各地到澳門來的文士頗不少。有的長期居住,有的短暫逗留,都或多或少給澳門留下他們的文章。他們的作品當然也是中國文學的一部分,只是歷來都不怎麼受重視。這跟澳門本身的發展不無關係。
  澳門和香港及廣州是嶺南的三個主要城市。比較起來,澳門地方最少,人口也最少。無論經濟或文化都不如香港和廣州來得發達。所以,澳門向來都不是嶺南文壇的重鎭。而到澳門來的文士也以過客居多。作家和作品都爲數甚少,影響也不大。
  近年來,澳門的文學活動漸漸增多起來了。其中第一件大事是一九八三年六月間《鏡海》的創刋。這是澳門史上第一個文學副刋,由《澳門日報》出版。《鏡海》所刋登的作品雖然並不都是澳門人所寫的,但畢竟以澳門人所寫的居多。有人說“《鏡海》的一些評論和新詩,與香港的比較,並不遜色,有些還高於香港”(韓牧語)。這當然不是言不由衷的恭維話,但澳門人是不必妄自菲薄的。
  另一件大事是一九八五年《澳門文學創作叢書》的出版。這是在澳門編印的第一套叢書,一共五本,由東亞大學中文學會出版。這些作品不僅大多數都是在澳門寫的,而且大多數都在《鏡海》上刋登過。
  雖然近年來澳門的文學活動是增多了,但澳門文學興盛與否到底不是一兩個人的事。這園地需要更多人來一起耕耘。爲了使多一些人關心澳門文學,東亞大學中文學會在一九八六年一月間主辦了一次“澳門文學座談會”;一連四天,反應熱烈。在座談會上主講的人,除了澳門的以外,還有來自香港和廣州的,更有一位遠道來自南朝鮮,眞可以說是一次盛會。有的人談過去,有的人談現在,有的人談將來,內容不一而足,都很有意思。過後,所有的講詞都在《鏡海》上刋登出來。原本是希望在座談會結束之後便結集出版的,無奈事與願違。幾經波折之後,現在總算可以編印成書了。這於關心澳門文學的人,未嘗不是一項喜訊吧?
  雲惟利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
  於東亞大學中文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