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新報》總理康廣仁

徐新(澳門社會科學學會理事)

  在光緒二十三年正月二十一日(1897年2月22日)創刊的澳門《知新報》第十五頁上,刊登了“本館總理、撰述、繙繹名列”。其中有兩位總理:“順德何廷光(穗田)、南海康廣仁(幼博)”,他們是知新報的核心人物,也是澳門歷史上的名人,對推動維新運動有很大的貢獻。
  康廣仁(1867至1898)名有溥,號幼博,又號大中,南海人,康有爲胞弟。自幼跟隨康有爲學習,他鄙視科舉,“自少即絕意不事舉業,以爲本國之弱亡,皆由八股錮塞人才所知,故深惡痛絕之。偶一應試,輒棄去”。康廣仁不屑於去考甚麼秀才、舉人、進士,他曾“爲小吏於浙”,但他很快看透了淸政府官場的腐敗,“閱歷宦場旣深,大恥之,掛冠而去,自此進德勇猛,氣質大變,視前此若兩人矣!”康廣仁好學不倦,對西方先進事物抱着極大的興趣,曾經跟美國人嘉翰學了三年西醫,雖然想去上海開設醫院不成,但是學西醫三年使他對西方先進科技和醫學有了深刻的認識。
  康有爲策劃創辦澳門《知新報》,康廣仁即任總理,實際工作類似現在的總編輯。《知新報》從創刊開始就爲變法維新製造輿論,號召民衆,“據義而起,叱吒英俄,鞭苔歐美,振我夏聲,昌我華種。”康廣仁以“變弊政、興新法”爲救亡圖存的辦法,《知新報》宣傳最多的內容就是:廢八股、改科舉、興學校、育人才、採西學、開民智。爲“急求變法之才”,要造就變法之才,“自當以興學爲主義”。《知新報》猛烈抨擊八股取士的科舉制度埋沒人才、誤國害民。主張設公司、創商報、建適會、立商學、獎發明、修鐵路、開礦山、設輪船、廣貿易、辦銀行、設保險、發展民族資本主義,“保華商之利,抵洋商之權”,保護國內市埸。在政治上,宣傳伸民權、實行君主立憲,大量刊登維新派有關變法的奏折,報道各地推行新政的消息。在康廣仁的領導下,《知新報》編輯部的工作做得有聲有色。因此“澳門《知新報》與上海《時務報》、湖南《湘學報》成爲鼎足而三的維新派重要喉舌”。期間,康廣仁又在上海經理“大同譯書局”,同時又參與發起戒纏足會,創設女學堂,爲維新運動奔走,不遺餘力。
  1898年3月,康廣仁和梁啓超一起北上進京,在康有爲的策劃下,梁啓超、康廣仁接連發動三次公車上書,爲變法大造聲勢。並於4月17日與康梁一起組織“保國會”,這段時間是康廣仁一生中最活躍的日子,他不僅參與新政,助康有爲擬新政奏稿,還要護視體弱多病的梁啓超。同時他保持淸醒,不爲維新運動初步的表面的勝利而衝昏頭腦。經常對康有爲提出苦口婆心的忠告和建議。康廣仁在封建保守勢力反撲之前,曾在一封致何易中的信中敏銳地指出:

  “伯兄規模太廣,志氣太銳,包攬太多,同志太孤,舉行太大。當地排者,忌者、擠者、謗者盈衢塞巷,而上(指光緒)又無權,安能有成?弟私竊深憂之,故常謂但竭力廢八股,俾民智能開,則危崖上轉石,不患不能至地。今已如願,八股已廢,力勸伯兄宜速拂衣,雖多陳無益,且恐禍變生也。”

  從以上信中的內容反映出康廣仁的遠見卓識和先知先覺的政治敏感。日後政治形勢的發展變化證明了康廣仁的預言。
  1898年9月21日(光緒二十四年八月六日)慈禧太后爲了維護腐朽的祖宗大法和保持她在淸朝的太上皇地位,發動宮廷政變,幽禁光緒皇帝,史稱“戊戌政變”。從光緒皇帝四月二十三日頒佈《明定國是》詔到八月六日“戊戌變法”爲時一百零三天,這就是中國歷史上的大悲劇“百日維新”的由來,從“戊戌政變”開始,頑固派以百倍的瘋狂鎭壓維新派人士。政變當日,慈禧大後即發諭旨:

  “工部候補主事康有為結黨營私,莠言亂政,屢經被人參劾,著革職,並其弟康廣仁均着步軍統領衙門拏交刑部,按律治罪。”

  八月七日,榮祿派三千大兵封閉北京城門,至九日,先後逮捕譚嗣同、劉光第、楊銳、林旭、楊深秀、康廣仁、徐至靖等人入獄。此時,康有爲經上海逃往香港。梁啓超避居日本使館,輾轉天津逃往日本橫濱。八月十三日慈禧太后下詔殺害康廣仁、楊深秀、楊銳、林旭、譚嗣同、劉光第六人於北京順治門大街菜市口。臨刑前,康廣仁在獄中“言笑自若,高歌聲出金石”,他對譚嗣同說:“今八股已廢,人才將輩出,我輩死,中國強矣。”慷慨壯烈,蕩氣迴腸。今天讀來誠足令人興如見其人,如聞其聲之感;敬慕之忱,油然而生。

  註釋:
   ①《簡明廣東史》,廣東人民出版社,P.481.
   ②《淸德宗實錄》第四二六卷,P.10.
   ③《淸史紀事本未》,叢刊《戊戌變法》(四).P.262-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