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百業
 

小販業近二十年的變遷及澳門市販互助會

陳永豪 李志揚 張海量 鄭浩介 李匡弋

概述


  小販——其經營獲得政府的准許,由市政廳管理及發出牌照的小商販。他們多是經營一些手工藝品、即時消費物品或其他貨品等。其業務分爲固定和流動的形式,前者指小販在被分配的空間或准許的地點來營業;後者指小販因經營的需要,到處遷移選擇合適的位置擺賣,直接爭取更多的顧客。小販出售的貨品都是容易保存和損壞率不高的東西,如:食品、衣服、香煙、玩具、小飾物、日用品、家居擺設、雜貨……其中熟食攤販賺取的利潤可算是最高,其次是售賣蔬菜和水果的攤販。
  在澳門這商業競爭激烈的市場中,小販只是一些小本經營的攤檔,卻能佔有一個穩固的地位,而不致被淘汰。它能夠和商號競銷的原因,在於小販出售貨物都是相當廉宜的。皆因他們的經營方式可免除鋪位的租金、水電費、僱員薪金、營業稅等的開支。他們唯一的稅項是五百元至二千元的小販牌費,由於其他的成本因素減少,售價自然可以定得便宜一點,以薄利多銷的方針作爲買賣原則。
  事實上,小販業是與消費者關係很密切的,是售賣商品種類最多,消費市場最廣的行業。小販業在消費市場是填補了高級商店與普通消費者的距離,滿足廣大市民的生活需要;調節勞動市場的需求,藉此解決部分失業者的就業問題。因此,小販在商業競爭的社會中,有其生存的價值和應受到人們的關注。

七十年代之前的小販業


  二十世紀四十年代至六十年代,澳門的小販已有相當的規模。那時的小販有固定攤販、流動小販和擔挑販,爲數約數百人。他們多以流動的形式,利用擔挑成手推車,載著貨品到處擺賣。小販每年都需要把謀生用的工具,帶到市政廳檢查及釘上一個小木牌,此木牌寫有年份和小販的編號,這便是早期小販的營業牌照。由於小販牌照的有效期爲一年,所以每年都要經過這續牌的程序。當時申請小販牌叫的條件較爲寬鬆,所以若想從事小販是相當容易的。
  當時澳門居民的購買力薄弱,所以小販的收入並不理想,他們從早到晚辛勤工作,所得的報酬不多,加上有黑社會份子的敲搾和管理當局的驅趕,所以小販生活是十分困難的。

近二十年小販業的變遷


  到七十年代末期,大批的國內移民湧入澳門,他們不少當上小販,使澳門的小販數量漸增,但新增的大都是無牌小販。當時澳門政府對小販數目尚未有正式的統計,市政廳正式發出的小販牌照有l,360個,據該廳在l982年的統計,澳門的無牌小販共有二千多檔。但據“澳門市販互助會”統計,澳門的無牌小販共有五千多檔。1983年至1985年小販更是急劇增加,據市販互助會估計,全澳無牌小販數目多達七千二百擋,從業人數超過15,000人;如連同有牌的小販一起計算,推算整個小販行業的從業人數約二萬多人。
  小販數目大增的原因,是由於中國政府對內地居民移居澳門的政策放寬,國內移民湧入澳門,再加上大量的非法移民,造成本澳人口急劇膨脹。國內移民在本地不易找到工作,既沒有一技之長,他們發覺從事小販,尚易謀生,故此便在街頭擺賣。當時政府的市政部門漠視無牌小販問題。因而造成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本澳小販攤擋數目激增,由原來數百檔暴升至數千檔,此後繼續急速增長。在人口密集的地區,如紅街市、十月初五街、新橋區、北區、黑沙灣區、祐漢等地,小販充塞著大街小巷。結果,造成交通阻塞,環境衛生變壞,對居民生活構成滋擾。此時市政廳才發現情況難以控制,欲採取行動來整理。在八五至八六年間,市政廳鑑於本身無法應付此問題,遂聯合治安警察一同設法加以整頓。他們開始商議制定措施,試圖改善這混亂情況。要明瞭小販業內情況,先是要展開調查,於是實行全澳小販大登記,希望藉此掌握小販的分佈、數目及其他有關情形等正確資料,以便能夠有效地加以管理。但是,事前準備工作不足,又缺乏一個有系統的方針用以甄別小販的原則,加上外間謠傳登記後,不論何人皆可獲發牌從事小販。故此一些新移民在不明白的情況下亦前往登記;此外,某些別有用心的人也混入其中,企圖取得利益。於是在大登記後,所得到小販的數目比較當局原先估計的多出很多;而且在大登記後,市政廳並未有即時採取實際行動,處理小販問題,令市民失望。直至八七年左右,市政廳終於決心整頓小販,經過詳細研究,綜合各方意見,構思出要設立小販認可區,計劃將祐漢、黑沙灣、水上街市、筷子基和營地街市周圍的街道,闢作小販認可區。但全澳的小販數目遠遠超過小販認可區可容納的數量,可謂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唯有實行抽簽分配的方法,所以不是全部的小販都可獲得安置,沒被安置的,只作爲被認可的小販處理。把某些擺在街道中心之小販遷移去,使街道暢通;其餘不阻塞街道,而沒有區位安置的小販,則作原地整頓,限制其擺賣範圍。經此次整頓之後,本澳小販問題總算初步獲得改善。
  小販認可區的設立,對於解決小販問題有著積極的意義,但問題不是就此完滿解決了,現時小販與政府之間還是不時發生小型的糾紛。如水上街市的問題。水上街市內的攤販,大都來自十月初五街和沙梨頭一帶的小販。當時市政廳的官員曾經向他們承諾,當他們搬到街市後,這些街道便不准無牌小販在此擺買,結果是無牌小販有增無減。而該區的交通亦十分混亂,街市門外泊滿了汽車和堆滿了垃圾,通道被阻礙。在交通和衛生條件的影響下,消費者都不會到該處購物。因而街市的攤檔生意甚差,最後許多的灘販放棄在街市的攤位,重新做回流動小販。
  小販認可區設立後,部份小販攤檔遷移到認可區內,但未獲得安置的小販,仍然在原地擺賣,市政廳對於他們存在的態度是十分含糊不清的,一時放任他們經營,一時加以驅趕,使他們的生計沒有保障的。去年,蓮峰廟內的一批經營多年買賣舊東西的老小販,就曾受到市政人員的驅趕,禁止他們在此處擺買,使他們感覺生活彷徨。後來得到市販互助會爲他們向市政廳說情,在他們繳交罰款後,得以復業。
  修路工程亦是管理當局與小販發生爭拗的起因。當修路工程在小販區內進行時,市政廳便遷移小販到別處作暫時擺賣,等待工程完畢遷回原處。當修路完成後,市政廳則重新規劃街道內的小販擺賣範圍和數目,由於經營環境的改變,攤檔的面積縮小了,引起部份小販的不滿,衝突就由此而起。
  從上述的事件,可見小販的管理仍然存在著不少的問題,有待改善的。

澳門市販互助會


  五十年代,澳門的小販業已是相當興旺,但當時小販的生活是極爲艱苦的,而且處於社會的底層,被人稱爲“擔街仔”認爲他們是卑賤的一羣。他們要奔波勞碌整天才僅可餬口。那時候還有黑社會分子的敲榨,加上政府管理階層人員經常的驅趕欺壓,小販的生活苦不堪言。由於當時的小販業內未有一個組織,把小販行友團結起來,對抗這些不合理的現象,使小販的生活得不到保障。
  一九五六年,一羣熱心的小販開始謀求建立自己的組織,這構想亦在小販行內廣泛傳播,又獲得婦聯會的支持,借出美麗街一幢房子作爲臨時會址。經過多個月時間的籌備,在小販們的熱切的期望下,“澳門市販互助會”於一九五七年一月十五日正式成立,其宗旨是要團結小販行友,愛祖國,愛澳門,維護行友正當權益,辦好文教、康樂、福利事業。經費由會員按期繳交,會員每月繳交會費四元和福利費四元。會址設在果欄街三十號(現今新會址在大三巴街廿六號嘉昌閣一樓A座)。初期有會員三百多人,至該年底增至七百多人,今天會員人數更達三千多人。市販互助會的成立,使小販業過去一盤散沙的現象得到改善,它將會員行友凝聚起來,維護小販的合理權益,抵抗惡勢力的欺淩,對政府不合理的措施,及一些稽查欺壓行爲提出抗議和譴責,並喚起社會各階層的關注和爭取支持。
  “澳門市販互助會”成立至今已經歷了三十八個寒暑,期間進行了大量的工作,在此將其中重大事件簡述如下:
  1.一九六六年四月至十月期間,市販互助會接獲很多小販被滋擾事件的投訴,互助會隨即向政府進行交涉,並得社會人士的聲援和關注。此後,滋擾事件的情況有了改善。
  2.六十年代,澳門經濟不景,連累小販的營業額也下降,部分小販生活困難,互助會開辦向貧困行友發援助金、醫藥援助、會員子弟助學金及獎學金等福利事業,協助會員行友渡過難關。
  3.七十年代,小販行友的生活有了改善,對文娛康活動的需求增加,互助會便舉辦乒乓球賽,成立歌唱班、象棋隊,組團到外地旅遊參觀,不但娛樂大眾又能增廣見聞,豐富會員的生活。
  4.八十年代初,澳門小販的數目激增,對澳門市區的環境衛生、交通均構成影響。市販互助會向市政廳提供了不少改善那些社會問題的建議,並獲得政府接納,互助會亦全力協助市政廳推行有關的計劃。而政府設立小販認可區,和解除二十多年沒有發新的小販牌照的政策,在互助會向市政廳努力爭取下,終於得到實現,這些措施都是有助於解決無牌小販的問題。
  5.近年,“澳門市販互助會。加強了與港九小販社團及廣州、江門、新會、深圳、珠海等地的個體勞動者協會的往來,還組團往新加坡、泰國等地參觀、交流,與各地同業相聚等活動。
  “澳門市販互助會”在小販業內團結會員行友,爲小販爭取權益,排解政府管理階層與小販之間的糾紛,協調各方的利益等,作出了重大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