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三 格蘭披治大賽車

何慶文 李劍聰 馬志茹 陳慧明 蕭婉雯


  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已舉辦了四十二年,從起初的試驗性質,不爲世人注意的簡單賽事,演變至現在的國際性賽車盛事,每年均吸引了一批一流的車手匯聚於澳較量。賽車的盛行,大大推動了本澳的旅遊娛樂業,爲澳門的發展與繁榮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
  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所以能發展成今日的國際盛事,使澳門能成爲世界著名的賽車場地之一,實有賴愛好運動人士和政府的大力推動,以及世界各地的車手及贊助商的鼎力支持;同時澳門擁有的獨特「魅力」,亦是今天賽車成功的要素。
  本文首先會簡略分析澳門賽車誕生的主要因素,同時亦會從各方面分析賽車的興起、發展、和影響,而且對於賽車的跑道特點、規例、比賽項目、歷屆的賽事增減、多年來的各項奪魁車手亦會一一介紹,盼望讀者能對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有更深入的認識和瞭解。

(一)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興起的原因:


  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已成爲世界上的一件賽車盛事,瘋摩了不少的本地人及中外旅客慕名前來觀戰,也吸引了許多世界有名的車手到來作賽。例如著名的巴西名將冼拿、現在世界一級方程式冠軍的米高·舒麥加等,亦曾來澳參賽,澳門賽車能如此成功,其主要原因有:
  <1>經濟關係:
  在五十年代的澳門,不單地少、資源嚴重缺乏,而且工業沒落,工業的支柱就是依靠當時澳門的三大手工業——神香、炮竹和火柴,澳門昔日的「中西貿易交匯之地」、「中國南方最早的轉口港」等聲譽在鴉片戰爭後已不復再,只剩下一個名不符實的虛名罷了。相反,鄰近的廣州、香港以及中國其他沿海的貿易海港都漸趨繁榮,大大影響了澳門的經濟發展。
  對當時經濟落後的澳門來說,開拓本地的旅遊娛樂業是唯一的出路,故此澳門政府採取了一個明智的抉擇,就是發展旅遊事業,因爲澳門正是長期華洋雜處、中西文化交匯之地,擁有豐富的歷史文化遺產。在這些有利的條件下,澳門政府大力推動旅遊活動,從中吸引旅客以取得收益。例如在一九二四年在今黑沙灣海傍之地,就設立了當時全東南亞最大型的賽馬場,最後由於二次大戰的爆發於一九四一年告終。抗戰勝利後即五十年代初,政府又建立了鬥牛場,並於一九五四年初舉辦了賽車活動,政府希望通過這些大型活動,挽救澳門疲乏的經濟,同時發展旅遊事業,提高澳門在國際上的知名度。
  至今鬥牛活動已缺乏吸引力,然而賽車活動在四十多年來歷盡風雨仍屹立不倒,使澳門成爲世界著名的賽車場地,可見澳門的賽車活動確有其獨到之處。
  <2>賽道的魅力:
  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的成功,當然有其獨特的魅力。一般人認爲澳門的賽道多彎多角、路面不平坦,容易發生意外,並不適宜進行賽車。其實,這正是魅力的所在。賽車手嚮往的就是這樣的比賽場地,平日他們只能在平直的跑道上進行競賽,這樣的賽車場,不僅缺乏刺激感,亦失去了奔馳的快感。而澳門賽道雖是危機四伏,卻偏偏吸了一些在純賽道賽事中嬴得勝利的車手參賽。鄧立兄弟、班立(Roger Bennett)、李斯(Dave Leach)、Eddie Laycock,當然少不了麥加倫(Phillip McCallen)及希斯路(Steve Hislop),他們都是其中的表表者。
  這班美國賽車精英前來比賽是因爲他們覺得在澳門作賽與在美國的感受完全不同。有些跑道,例如Daytona,在比賽時撞車的話會很嚴重,但與澳門賽道相比,那些都只是小玩意而已。而澳門這個多彎多角、複雜陝窄的跑道正好滿足他們的要求。
  此外,其基本設施和對車手嚴格的要求是別的地方無法媲美的,試問一個三級方程式的新秀還可在哪裏與明星級車手一同競爭呢?
  <3>愛好者的支持:
  澳門大賽車的發起者之一的邊度工程師,當年便親駕十一號車出賽。
  一九五四年春,居於澳門的邊度(Fernando de Macedo Pinto)、施利華(Carlos Silva)及安德斯(Paulo Antas)閒談在澳門迂迴曲折的馬路上嘗試舉辦一些賽車活動,得到香港賽車會的保羅熱心的協助,保羅認爲他們計劃中的跑道與有名的摩洛哥跑道極爲相似,故鼓勵他們籌辦賽車活動,之後他們就開始將這個理想變成事實,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便起源於此。這項活動迅速地發展起來,時至今日,這項賽車盛事正演變成一幕又一幕價値數百萬的國際性精彩賽事。

(二)特色


  <1>氣候:
  澳門氣候和暖,氣溫變化不大。平均氣溫約攝氏二十度,澳門最佳的季節爲秋冬天(十月至十二月),天氣淸爽和暖,陽光普照。四月之後,溫度漸高,而五月至九月間溫度持續上升,間有颱風,不利於賽車活動。因此一年一度的盛事——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均在十一月舉行一連兩天的比賽【註一】。
  <2>著名的賽道:
  每年十一月,澳門跑道上都雲集了世界各地的頂尖三級方程式車手在東望洋山展開龍爭虎鬥,在激烈的交戰中比試精確及專業的駕駛技術,爭奪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的各項冠軍。
  澳門的賽車跑道又稱東望洋環山圈(Guia Circuit),雖然不是很長,只有三點八英里,即六點一一七公里,但地勢起伏曲折,有上下斜坡、彎角、直路,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特別是彎角多,兩邊又有燈柱、樹木、山邊、山崖、海及石牆,危險性大,是世界上充滿刺激,最適合賽車的跑道。其中更有「死亡彎角」,作一百八十度轉向,偶一不慎,車輛即會失事,粉身碎骨。沿途還有大小彎角三十多個,其中如髮夾彎更是車手的一大考驗。行駛中的切入和轉彎正好考驗賽車手的技術、經驗和膽色,以及車輛性能的難關,更具挑戰性和刺激性。
  車的性能對於賽車亦有很大的影響,一些歐洲車手認爲,東望洋跑道比摩洛哥更難適應,因爲摩洛哥賽道基本上是一條慢跑道,彎多直路少,要求賽車有較大扭力。但東望洋環山圈一半是彎曲迂迴的公路,另一半卻是直路,其中又有幾個急彎,故像是兩條性質不同的跑道,對於賽車的波箱、尾牙齒輪的選擇,顯得非常重要,一旦錯選不適合的,賽車便不能發揮性能,肯定全功盡廢。
  東望洋跑道較長,這對那些僅參加過國內錦標賽的車手來說是個很大的挑戰。賽道兩側有堅固水泥牆,也有金屬防撞攔,絲毫不容有錯,連車位偏離一吋的餘地也沒有,這也是它吸引之處。
  (A)首屆大賽車之賽道:
  一九五四年十月三十日舉行了一連兩天首屆的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以Le Mans姿態開賽。當時的跑道即位於現在的新口岸、嘉思欄、松山、海角遊雲、漁翁街到水塘角的一段馬路進行,全長三點九英里【註二】。它固然沒有今日的平坦康莊,而且不少還是泥路,路面崎嶇不平,車手視線被塵埃所阻,只能依賴路旁的樹木來駕駛,而且看台是臨時蓋搭的竹棚。
  (B)現時的賽道:
  每屆賽車前都會由有關方面斥資改善,平整路面、增加臨時看台、擴闊路段、加設防撞鐵欄……經過四十多年的刻意營造,至今澳門賽車已有一個三合土建成的大看台、水塘邊的三合土梯級看台和葡京彎A、B兩個看台,並具備現代化的電腦計時顯示儀器,而今天的一層柏油路已達國際的跑道標準,早已獲得國際賽車聯盟公認爲具有水平的跑道了,因而澳門賽車被正式列入國際賽車表內。一九九三年,賽會更在新港澳客運碼頭興建了新的賽車控制中心修理站、停車場等新設施。
  澳門賽車之所以出名,是因爲她擁有一條天然良好的跑道,東望洋環山圈是一條街道式的賽道,在這類賽道上比賽,要比在「封密式」賽道(即車場)困難得多。東望洋環山圈不僅在東南亞著名,遠至歐美亦頗具名氣,世界上著名的街道式賽道有好幾條,摩洛哥的蒙地卡羅便是其中之一,且由於當地是賭城(兩者均有一所賭場位於跑道旁),故人們便樂於將澳門的賽道與前者相提並論。
  <3>重要彎角:
  (A)起點/終點(Start):
  這是所有賽事的起點及終點,在一九九三年第一次使用,同期新看台(New Grand Stand)啓用,而舊起點位於文華東方酒店附近。
  (B)水塘彎(Reservoir Bend):
  俗稱街線彎,一開始,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的參賽車手首先會經過又長又闊而靠左的水塘彎,它以澳門主要水塘命名,該水塘建於一九三八年,現已成爲澳門的標記。
  (C)舊看台(Old Grand Stand):
  這是過去三十九年(一九五四年至一九九二年)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的起點和終點,也是舊看台的所在地,舊看台已於一九九四年被清拆。
  (D)文華東方彎:(H.Mandarin Oriental Bend)
  這是東望洋跑道的第二個彎角,即東方酒店的右彎,原名爲風帆會彎,以在該處屹立已有多年的澳門風帆會命名,一九六零年代,風帆會被拆卸後,遷往位於路環的竹邊海灘。時至今日,已易名爲文華東方彎,現址爲一間五星級酒店。
  (E)葡京彎:(H.Lisboa Bend)
  經風帆會直路後,是澳門最爲人熟悉的危險彎角——葡京彎,即銅馬彎,經常會上演一幕又一幕的賽車連環相撞鏡頭,它於一九九零年曾進行修建,葡京彎的原名爲銅馬彎,是源於一座十九世紀時任澳督的亞馬喇雕像,它聳立在此彎角的旁邊,一直到一九九二年。
  (F)嘉思欄彎:(San Francisco Hill)
  嘉思欄馬路是賽車手的速度爆炸點,此處命名自澳門七大峰之一,由澳門武裝部隊總部——嘉思欄兵營,可俯覽整條嘉思欄馬路。
  (G)產房彎:(Hospital Bridge)
  山頂醫院天橋之後的產房彎,以多年前澳門的婦產醫院命名。
  (H)摩囉園彎:(Morrish Hill)
  緊接的是一連串的左右急速彎角的長路,之後是摩囉園路,該處有兩個差不多一樣的彎角,均爲車手所熟悉,它以曾居於此的Moors命名,現在剩下的只有摩囉園墳場。
  (I)海角遊雲(D.Maria Bend):
  海角遊雲是車手短暫加速之處,它亦是以澳門七大山峰其一命名,該山峰的定命取自十世紀時葡萄牙其中一個天后的名字。
  (J)髮夾彎:(Melco Hairpin)
  跑道上最慢速的髮夾彎,被許多車手視爲最難對付的彎角,從澳門電燈公司的舊址,可俯覽這個一百八十度的右彎,該建築物仍然保留至今,爲電力公司所有。 (K)漁翁彎:(Fishermens Bend)
  經髮夾彎後即落入漁翁彎,它以此彎角上的漁翁街命名。
  (L)水塘北角彎:(R.Bend)
  跑道上最後一個彎角是水塘北角彎,是車手爭取加速前往大看台前一段短直路的重要位置,它的英文名字“R”是來自一間煙草公司某一產品招牌的第一個字母。
  由於摩洛哥最快的海邊跑道受「之」字形急彎角影嚮,車速較低,而澳門除了遊艇會一處,從水塘角至葡京彎,車手可踏足油門一路直下。過了文華東方彎後的大直路於一九九三年已被拉直,更宜賽車發揮性能,而葡京彎則由鈍角變成銳角,並且加上活動圍欄以收窄路面,觀眾則因車速減低而頻呼“無癮”,然而嚴重意外都明顯減少,賽會曾打算把賈羅布馬路的大樹砍掉,擴闊路面,使賽車不致擠在一起。
  在松山一段路窄多彎,且凹凸不平,賽車爬頭不易,意外反而較少。較有危險性的彎角要數嶺南彎、焯公亭彎、東方彎及摩囉園彎,這幾個彎角都曾因發生撞車而要中止比賽,髮夾彎雖然急,但賽車過彎速度慢,所以較安全,進行跑車項目時,賽會都會在此插上黃旗,示意不准爬頭,故不會發生意外。漁翁街一段路面較窄,是最危險的路段之一,漁翁彎與水塘北角彎是著名的黑點,每年發生不少意外。水塘彎亦潛伏著危機,一九七一年及一九七三年均有車手在此撞車身亡。此外還有文華東方彎,此彎並不急,車本來可全速前進,但由於車速高,一旦發生意外,賽車及車手必然損傷嚴重,每年在此必有事故發生,一九六七年及一九八零年先後有車手在此喪命。雖然賽會近年已致力於改善跑道的安全設施,但其危險性仍然存在,而且跑道一些危險彎角缺乏媛衝區,這是一般街道式賽道所欠缺的。
  有些車手認爲本澳賽道比其他地區的跑道危險,狹窄且顛簸不平,特別是漁翁彎、東方彎及松山一帶路段,故在應加速之處不敢放盡,反而小心翼翼,減慢速度以致影響成績。

(三)首屆大賽車:


  第一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共有十五部車出賽,包括一位女性車手Margaret Wen Lenard。比賽成績以四個小時完成的路程長短來計算,結果香港葡僑嘉華路(Eduardo de Carvalho)駕駛的一部凱旋Triumph TR2跑車勝出,爲本澳首名格蘭披治大賽車冠軍,這次賽事更成爲亞洲地區第一個舉行格蘭披治大賽之地。
  第一屆賽事的觀眾超過二萬人,當時是免費入場的。其比賽費用爲一萬五千元,第二屆增至六萬元,並在這年開始,入場需要購票,每張一元。賽會於第三屆發行賽車彩票,以大賽車結果作爲派彩名次,但由於反應冷淡而告終,此屆賽事的經費爲二十萬元,計時仍是以人手來操作,當年賽事售出門票五萬三千多張。
  第一屆的賽車規定,在比賽時每一位車手在其指定之點位置,當澳督Exparteiro搖動旗後才跑上車開始作賽,這種比賽方式是仿效法國的Le Mans之賽事規則。

(四)昔日的大賽車:


  大賽車舉辦的初期,經費全部由私人機構負責,但在二十多年前大賽車正由市政廳接手舉辦,並從此得到政府的支持和贊助。當時的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籌委會中的成員均盡心盡力地工作,務求將大賽車辦得有聲有色,因爲他們知道這項體壇盛事,不但會吸引大量遊客來澳門,繁榮本地的經濟,更有助於提高澳門在國際上的知名度。然而卻因經費不足,常遇困難,幸好最後總得到一些中國朋友的幫助,才能渡過難關。
  昔日的大賽車,由香港賽車會義務地每年幫助澳門接送外地車手來澳參賽。直至澳門市政廳接手籌辦格蘭披治大賽車後,這項盛事的經費才增至三百萬元,在當時已是不少的數目了。然而爲了支付保安(由警方負責)及醫療服務的費用,籌委會還不時需要向外界募捐。雖然在財政上經常遇到困難,但還是有驚無險地解決了。
  由一九七五年起,澳督下令葡國汽車會ACP澳門分會,將賽車交由澳門市政廳主辦,葡國汽車會澳門分會只作爲贊助單位,但葡國賽車會在賽前一個月宣佈拒絕贊助,而且因爲澳門賽事未列入國際賽車日程,故面臨不能舉辦的危機。幸而最後由澳門賽會方面向里斯本的葡國汽車會(Automovel Clube de Portugal)及巴黎的國際賽車聯盟FIA交涉,終獲FIA批准舉行。從此,澳門賽事被列入國際賽車的賽程表內,澳門亦因此而爲各地認識,且成爲除摩洛哥和美國長堤外,世界僅有的第三個在馬路上舉行賽事的地方,而格蘭披治大賽車亦發展成本澳吸引遊客的每年最重要的盛事,實在教人感到自豪。

(五)各項賽事:


  <1>澳門盃賽(Macau Cup Race):
  澳門盃賽於一九九一年度首次舉行,此賽專爲A組房車而設。持有東南亞各國賽車運動管理機關所簽發之國際性執照之人士可報名參賽。
  <2>葡國盃賽(ACP Trophy Race):
  葡萄牙汽車會於一九五八年首次爲業餘車手舉行一項十五圈之盃賽。隨後成爲每年一度的賽事,比賽圈數由八至十三圈不等,只有不超過三十名澳門及香港之執照持有者可參與競逐。雖然是項比賽旨在培育新人,其實陣中亦有不少「老手」,他們參賽多年,無奈由於運氣欠佳,只能留在這場「新秀」賽事中競逐。
  <3>旅遊司盃賽(Tourism Offic Cup):
  旅遊司盃共賽八圈,專爲香港及澳門之賽車新手而設。
  <4>超級跑車賽(Super Car Race):
  超級跑車賽於一九八七年首次舉辦,爲十個圈賽事,吸引了約三十名本地及海外車手將戰車如保時捷、法拉利、TVR及其他超級跑車改裝至符合大會安全標準以參加比賽。縱然參賽者無須爲職業車手,但亦須具有一定之賽車經驗,並獲賽會邀請方可參賽。
  <5>東望洋大賽(Guia Race):
  東望洋大賽是本澳賽車中賽例變動較多的賽事之一,自一九七二創辦以來,由長途賽變成中短程賽事,又再變成中距離賽事,其中亦曾嘗試分兩回合角逐,參賽車輛方面,起初是第一組,後來改爲只容許二、三組賽車參賽,其後再加入第四組賽車,最後還准許第五組賽車參加。
  一九八三年,由國際賽車聯盟(FIA)改例,東望洋大賽只容許A組賽車角逐。爲更加公平起見,將賽車按汽缸容積分成三組,1600cc以下的稱爲短跑組、1600cc至2500cc稱爲跑車組、超過2500cc的屬超級組。
  一九九四年首屆亞太區房車賽錦標賽與東望洋大賽同場舉行,換言之,奪魁者便是兩項大賽的魁首。結果英國車手雲高學(Joachim Winkelhock)奪得三項殊榮,不單連取亞太房車錦標賽第三及第四回合的冠軍,更奪得東望洋大賽冠軍,並在第三回合造出二分三十四秒六三之最快圈速,在第四回合更創佳績,造出全場兩回合最快的圈速二分三十三秒八六。
  <6>東望洋房車賽:
  東望洋房車賽始於一九二二年,現時,它吸引了不少國際知名賽車手Schneider,lawing及Pirro此頂級車手角逐冠軍殊榮,來自德國及意大利的多個車廠,如寶馬及平治均有組隊。自MacDonald於一九七二年以三小時十一分勝出,在全長六點二公里跑道上進行共五十三圈之賽事後,距今已有一段不短的日子,時至今日,科技日益先進,速度亦增加了不少,但東望洋房車賽仍保留其優良傳統,是世界上其中一項刺激的房車賽。
  <7>澳門格蘭披治電單車賽(Motorcycle Grand Prix):
  在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十九日首創的澳門格蘭披治電單車賽,共二十圈的賽事。
  隨著世界各地的格蘭披治電單車賽、世界超級電單車錦標賽、Pro-Superbike巡迴賽、英國錦標賽、美國AMA巡迴賽等賽事已圓滿結束,車手可藉著參加澳門格蘭披治電單車賽提高見報率。因爲表現出色的車手往往會成爲各大報刊的頭條,其照片及有關的報道亦會相繼見報,這絕對是一個自我宣傳的大好良機。
  不過,澳門格蘭披治電單車賽卻不像三級方程式大賽,在澳門電單車賽中技壓群雄,並不表示可在其他格蘭披治大賽車中取得驕人成就,車手亦不會因此而覓得下一季的贊助商。原因當然不是得勝車手技不如人,而是參戰澳門格蘭披治電單車賽的車手均是世界著名的頂級精英,能夠嬴取賽事冠軍的更絕非等閒之輩。二十多年前,車手能憑著個人實力,加上不俗的運氣便可獲勝,但時至今日,獲勝之道不在只是講求車手的實力,還要配合戰車的性能。
  事實上,能嬴得澳門格蘭披治電單車賽的冠軍車手都是一些電單車賽的巨星,他們無須藉此機會尋找下一季的贊助商,因爲他們的贊助合約早已落訂。車手能否獲得贊助商的支持,完全是歸功於他們在其他百份之九十九的賽事中所取得的成績,而不是這項賽事中的表現。況且,在澳參賽及勝出的電單車手早已是各大贊助商的羅致的目標,並不用爲此費神,然而他們仍前來作賽的原因,就是熱愛這項賽事!
  鑑於車手的安全問題,一九八六年賽會訂立新例,規定車手只可在格蘭披治電單車賽及高級電單車賽中選擇其中一項賽事參加,以免導致車手體力和精神透支,並希望將電單車賽發展成一項國際賽事。
  <8>超級電單車賽(Superbike Race):
  超級電單車賽曾被稱爲「電單車資深賽」及「超級製作電單車賽」,在近年經歷了很多轉變,反映出其日益增加的重要性和受歡迎程度。來自港澳的資深車手及應邀出賽之國際級電單車手須以最少改裝之街版戰車參與十五圈賽事。
  <9>三菱力駒成龍盃賽:
  此項賽事始創於一九八四年,由日本三菱車廠舉辦,參賽車輛全爲三菱力勁1600 Turbo賽車,規格劃一,性能相若,故此實力不相伯仲,取勝之道在於車手技術和膽色,而且因爲路程短,直路又不長,故在首圈起步時搶先極爲重要,加上由於多數車輛由主辦者提供,故車手往往去盡,令賽事更形白熱化。首屆分兩日即兩個回合角逐,一九八五年則改爲一場的賽事。
  <10>澳門賽車會盃賽(ACM Trophy Race):
  澳門賽車會(電單車新手)盃賽爲將來參加超級電單賽之新晉車手提供一個測試身手的良機,參賽者只限香港及澳門的車手。過去澳門汽車會及香港賽車會舉辦兩場十圈的初賽,從四十五名車手中甄選優異者進入共八圈的決賽,今屆(一九九五年)則改爲進行一場十圈的決賽。
  <11>成龍盃賽:
  成龍盃賽在一九八四年創辦,爲十個圈賽事。觀眾反應不俗,戰情十分激烈,一九九八五年二十多部汽車的引擎、裝備和性能一樣,故此速度相若,勝負關鍵在於車手技術,可說是一場公平競爭。
  <12>老爺車賽:
  本澳的老爺車賽始創於一九七八年,爲六個圈賽事。當年一大批來自日本的老爺車與數輛香港老爺車同場角逐,充滿刺激性。此後賽會曾斷斷續續舉行過老爺車賽及老爺車巡遊賽。參賽車輛必須在一九六九年前出廠,即至少有十六年車齡,於是那批「老爺」便包括了三十至六十年代的汽車,性能與裝備都頗有距離,一些六十年代末期曾揚威澳門的車款亦悉數登場。
  老爺車賽是澳門賽車的點綴項目之一,自八十年代開始,老爺車多來自香港,且款式都在五十至六十年代之間,與首屆的那一批二十至四十年代的老爺車相比,吸引力自然大減,但仍是一項富有娛樂性的表演賽。
  <13>澳門格蘭披治三級方程式大賽(Formula 3 Grand Prix):
  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多年來一直爲世界各地車迷所喜愛,而其中焦點所在,莫過於澳門格蘭披治三級方程式大賽,此項賽事始於一九八一年,就被視爲國際性的三級方程式世界盃,被世界各地車迷譽爲三級方程式中的「XO」,日本賽事界權威雜誌「賽車」,更稱澳門三級方程式爲「世界三級方程式總冠軍大賽」,因爲它集合了當年各國三級方程式的頭號人物。
  此項賽事現已獲國際汽車聯會(FIA)認可爲全球首要的三級方程式賽,依據FIA所訂的賽道安全、緊急服務和賽車手資格的國際標準而進行,並獲推薦爲國際汽車聯會三級方程式洲際盃賽中的一站,使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身價百倍。每年派出頂級跑車及車手上陣迎戰,對在參戰澳門三級方程式的車手而言,這項大賽絕對是提高知名度的一大良機,因爲賽事每年均獲傳媒廣泛報道,享負盛名,可謂車手必爭之地,他們深深明白到在此賽事取得優秀成績,對他們的賽車前途將有莫大的幫助,故此一眾出色車手均遠赴重洋,到澳門參賽。爭勝之道,就全賴車手的實力了。
  俗語有云:「模仿是最真摯的恭維。」在三級方程式大賽方面,澳門這項格蘭披治大賽仍是各地爭相效法的對象。摩納哥也曾一度是車手的必爭之地,但昔日之顯赫威名已成爲過去,而Zandvoort則成爲三級方程賽的新貴。不過,澳門三級程式的冠軍,仍是車手夢寐以求的殊榮,亦是向贊助商及車隊經理顯示實力的好機會。

(六)第四十二屆大賽車新設的賽制及賽項:


  <1>新賽制:
  今屆有三項賽事採用新賽制。包括東望洋大賽、電單車賽及電單車新手賽:
  (A)東望洋大賽:
  由於國際汽車聯會取消了亞太區房車錦標賽,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籌委會亦更改了澳門東望洋大賽的比賽方式,只讓超級房車及亞洲方程式A組參賽,由原來的一個回合,改爲兩回合各十二圈比賽,在兩回合之間有十分鐘時間讓單手爲戰車加油,令賽事更加緊湊精彩。
  (B)電單車賽:
  今年依照世界電單車比賽的方式,將以往兩場各十五圈賽事改爲一場十五圈舉行,全部電單車賽均只賽一個回合。
  (C)電單車新手賽:
  賽會根據試車成績選出四十五名車手進行一場十圈的決賽,三甲車手明年參加超級電單車賽,但練習時間則由往昔的一場改爲兩場。以往,電單車新手賽的車手會被分成兩組進行十圈初賽,選出成績佳的四十五名車手作八圈的決賽,冠軍次年參加超級電單車賽,第二、三名則自由選擇升級。
  (D)載運:
  過往賽車運載轉折多,歐洲戰車要到本澳,首先要「坐飛機」到香港後,再轉「坐船」才能到澳門。但今年由於本澳的國際機場在賽車前已開始啓航,歐洲戰車已可透過航空運輸直接送抵本澳,運載戰車的飛機更是澳門國際機場首次啓航使用時降落的,對於澳門來說,具有雙重意義,既減少運載的障礙,也直接宣傳澳門國際城市的形象。
  (E)起步方式:
  今屆賽會從善如流,全部電單車賽事取消推動起步方式,改坐在車上開動引擎出發,這樣比較安全,因爲各地電單車比賽,大部分正取消六、七十年代的推動起步。
  (F)計時器:
  大會爲了更公平,公開地處罰危險駕駛、偷步的車手,今屆賽會在看台增設了一個大型計時器。
  <2>新賽項:
  今屆賽車共有十二項賽事,包括澳門格蘭披治三級方程式大賽、格蘭披治電單車賽、伯爵東望洋大賽、超級電單車賽、電單車新手賽、超級跑車賽、葡國盃賽、澳門盃賽、旅遊司盃賽、萬事得成龍慈善基金明星盃賽,此外還增加了兩項新賽事,略述如下:
  (A)EIf Campus方程式大賽:
  即單座位跑車賽,此項賽事在澳門是首度登場,它是由Elf 及雷洛於一九九三年創辦,在法國每季舉行三十六場賽事,目的是提拔有潛質的新晉車手。
  (B)香港迷你車盃賽(Mini Cooper):
  參賽車手全部駕駛迷你車角逐。

(七)旗號:


  全世界公認的標準賽車訊號有助於車手覺察賽事進行中所發生的事故和賽事的完結,所有賽事都會採用同一組旗號,而這些旗號會出現在賽道上的不同觀察點,漠視黑色和紅色旗號的車手會被取消資格,以下資料可幫助讀者暸解旗號帶來的訊息。


  黃色紅直間旗:
  警告車手賽道上有油漬,極之濕滑,應加倍小心。



  黃色旗(不動):
  警告車手賽道上有危險,可能是意外發生,車手需要小心駕駛,並且在綠旗出現前,不得越其他車輛。



  黃色旗搖動號:
  示意有極大危險,車手可能需要停車,更不可超越其他車輛,必要時,會方亮起黃燈以示警告。



  藍色旗搖動號:
  警告車手另一參賽者正準備超越他的賽車。這號不適用於電單車賽。



  綠色旗:
  示意車手障礙已除,路面無阻。



  黑色旗及告示板:
  這旗只會在髮夾彎(Melco Hairpin),告示板上會顯示出需在該圈到加油站/修理站的賽車編號。



  橙圓點黑色旗及告示板:
  這旗只會在髮夾彎(Melco Hairpin),告吾示板上會顯示出該賽車有機件故障,可能會導致危險必須在該圈到加油站/修理站。



  白色旗
  表示有救護車,任何服務牲質或會方車輛在賽道上,車手必須小心。



  黑白色旗及告示板:
  這旗只會在髮夾彎(Melco Hairpin),告示板上爲曾作出不君子行爲的賽車手編號。



  賽事控制台出現紅旗所有觀眾點
  出現紅旗:
  當車手發現這些旗號時,他們必須立刻終止賽事,改爲慢駛,而亦要隨時預備停車,在必要時,會方會在控制台亮起紅燈。



  黑白格旗:
  車手練習或賽事完結的旗號。


(八)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之維修站:


  維修人員及車手可趁入維修站之機會進一步調校戰車,以加強戰車馬力,造出最快圈速,從而在正式比賽當日取得更佳的起步位置。
  首先,車隊經理會的車手分析及商討對策,與此同時,維修人員會將車上電腦記錄的大量數據進行分析,接著工程人員會根據資料調較賽車引擎,將賽車馬力提升至頂峰,或將懸掛系統調較至最佳狀態,在工程人員調較引擎之際,一隊技巧純熟的隊伍將會爲賽車更換輪胎,選擇適合於澳門東望洋賽道上作戰的優質合成輪胎,並爲正式比賽作好準備,各類維修工具:氣槍、千斤頂及其他器材順序排列使工作人員能在二十秒內更換輪胎。
  值得一讚的是大會今年的汽車修理站上增設了兩條限制車輛停泊和堆放修車零件的黃線,規定黃線區內只准救火車、緊急救護車停泊,並安排工作人員看管,以免造成像往年那樣,因通道被堵塞而阻礙了救護工作。

(九)大賽車博物館:


  爲了令市民及遊客對澳門賽車有更深入的認識,旅遊司及賽車會於一九九三年建成了大賽車博物館,以紀念那些曾在澳作賽的名將,及向遊客介紹澳門大賽車的歷史事蹟,使人們了解這個澳門體壇及社區的盛事,展出有關的資料、照片、戰利紀念品及各種各樣的戰車,還有兩項附有影像旁述的格蘭披治大賽車展品,其中一項爲加油站模型,另一項則是急救模型。據統計,至今已有逾五萬名觀眾前來參觀,成爲了澳門遊的重要一站。
  大賽車博物館位於新口岸旅遊中心低層,展覽館場佔地二仟四百平方公呎,展出了不少戰車,由古老的「臘腸仔」賽車至現時的方程式皆有,例如陳列在博物館入口的首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的冠軍嘉露華(Eduardo Cavalho)的Triupmh TR2戰車、曾在澳門東望洋跑道揚名且連奪三屆冠軍但不幸戰死車場的菲籍名將羅路(Arsenio Laurel)的戰車,另有已故巴西名將冼拿(Ayrton Senna)於一九八三年在澳門奪標的三級方程式戰車。
  博物館的展品尚有多年前的太平洋方程戰車、曾在世界賽數度揚名的蓮花戰車、保時捷戰車、德利馬殊戰車,另有不同年份在澳門比賽的多個級別電單車戰車。於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更添置了一輛曾由一級方程式世界冠軍車手普魯斯駕駛的戰車在此館展出。這是一輛法拉利一級方程式戰車,此車可謂戰蹟彪炳:於一九九一年出廠後首度登場,在法國一級方程式賽事中,由普魯斯駕駛出鬥,即奪大賽亞軍,隨後他再駕此車在英國大賽參戰,又奪季軍,此外,他亦曾駕此戰車在日本、葡國、意大利等各地賽事中出鬥並有突出的表現。其後於一九九四年法拉利車廠替其重新裝配,仍可參加一級賽事,該車容積爲3500cc,有七百二十匹馬力,最高轉數可達一萬二千五百轉,時速爲三百五十公里,由零至一百公里時速,只需二點七秒。
  這些貴重的收藏品皆是曾在東望洋環山圈參與競爭或嬴得賽事的戰車,由私人慷慨捐贈,有的則是向澳門旅遊司或其主人借出。
  除了參觀這些陳列品外,參觀者亦可從陳放在館內的資料性版面上獲得更多關於大賽車的歷史及資料。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八日澳門賽車博物館兩週年紀念日,與此同時,館內增設兩部亞洲首創、由六條水力軸承支持的賽車仿真模型,讓熱愛賽車的人士能親身感受在澳門迂迴曲折的賽道上馳騁的感覺。此兩部仿真型賽車分別是格蘭披治電單車及三級方程式跑單,讓你坐進模擬駕駛倉中,在觀賞九四澳門格蘭披治大賽之動感片段的同時,水力軸便隨著畫面的改變,而作出相應的滾動,令你一嘗賽車的澎湃動感。
  如選擇格蘭披治電單車模型,觀眾將親身經歷多屆澳門格蘭披治電單車賽冠軍——希斯路(Steve Hislop)環繞東望洋跑道兩圈,感受一下置身在六點一公里的東望洋環山圈上作賽的興奮滋味。而三級方程式跑車模型的操作與電單車一樣,觀界將可在模型中一試「駕駛」的滋味,按照信息指示,在模擬的環境內進行兩圈的三級方程式賽事,考驗一下自己的駕駛技術和如何運用駕駛盤、加速器、煞掣和轉動。如果在賽事取得前十名,可獲澳門賽車博物館頒發之証書,上有參賽者的名字。

(十)觀眾:


  <1>現場觀眾:
  在澳門格蘭披治舉辦的初期,原爲業餘車手的比賽,賽況較簡單,但隨著澳門的發展,賽事不但成爲職業賽,且更成爲國際性賽事,是東南亞中最盛大的賽車活動,加上作爲世界上最少數在街道競逐的賽事盛事,澳門大賽車確實吸引了廣大的觀眾,據統計,去年大賽車兩個比賽日的入場觀眾做計亦超過七萬人次。
  關於觀看賽車,香港歷年來都有一班擁躉,無論是水塘彎抑或葡京彎看台,入場觀眾之中,港客佔了半數。近年來,澳門大賽車觀眾還多了一批內地遊客,而且爲數不少。在此月份到澳門的內地人,參加旅行團的是指定要看格蘭披治大賽車作爲觀光節目之一。近幾年澳門與內地加強經濟交往,本地一些公司,特意邀請內地有生意往來的公司中人來澳觀看賽車,晚上招待上夜總會。早兩年經濟好景時,內地客與香港客在賽車期間成了夜總會的大豪客,桑拿浴室亦得到他們的捧場。
  不過,作爲現場觀眾室也有一定危險性。就像於一九七四年,一架賽車在「東望洋二百哩長途賽」中失控撞向觀眾,造成一死六傷的慘劇。此次教訓後,賽會由七五年起替觀眾購買意外保險,同時,國際賽車聯會亦要澳門賽會加強跑道安全措施,以保障賽車手及觀眾安全。
  <2>電視觀眾:
  澳門大賽車除了得到香港無線電視台、澳廣視中文、葡文台現場直播外,還得到衛星電視體育台作每天十二小時的現場直播,還透過衛星網絡將節目放送至亞洲、印度、中東等地的五十三個國家,有超過二億二千萬名觀眾收看,大賽車越來越受矚目。
  一九六七年,香港無線電視台開播,立即在當年作現場轉播賽車過程,也是澳門歷史上第一次電視直播,這使更多人可安坐家中觀看賽車。八十年代初澳門電視台成立,亦加入現場直播賽事,後來更發展到租用直升機從高空俯覽拍攝賽事,把比賽過程展現在觀眾眼前。
  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非正式地被稱爲三級方程式世界錦標賽,是一項與別不同的賽事,曾參賽的車隊一年又一年地回來比賽,確是一個極盡視聽之娛的大型賽車活動,難怪吸引了大批現場或電視擁躉,大賽車的魅力可見一斑。

(十一)車場名人:


  <1>葉德利:
  葉德利在澳門被稱爲「格蘭披士先生」,他於一九五五年首次參與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轉瞬已差不多四十年,自此之後,無論是親自出征還是組織車隊比賽,他每年都積極參與該賽事。
  葉是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中最具經驗的車手兼車隊經理,而且他是世界上駕駛單座位戰車車手中最年長的一位。
  葉告別賽車生涯後,成立了德利車隊,在國際賽事上曾獲彪炳戰績,而最爲人熟悉的就是該車隊在英國Silverstone舉行的一級方程式大賽中,KeKe Rosbeng爲車隊勇奪冠軍。
  德利車隊在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中獲得最大的成就,包括奪得六次冠軍,而當中最漂亮的一役的就是一九八三年冼拿以拉第豐田奪魁。
  <2>羅路(Arsenio Laurel)
  菲籍律師羅路是首位蟬聯兩屆(一九六二及一九六三)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冠軍的車手,他於一九六二及一九六三年駕駛白色蓮花(Lotus 22)奪標。在一九六七年賽事中他嘗試爭奪第三度冠軍之際,在第三圈的遊艇會彎失事撞燈柱,不幸被困在戰車內燒死。該次出戰,他駕駛馬力比上兩屆的白色蓮花方程式戰車強勁的佰拉咸(Brabham)戰車。
  <3>麥當奴(John MacDonald)
  香港車手麥當奴曾於一九六五、七二、七三及七五奪得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冠軍,此外還在一九六八年澳門格蘭披治電單車賽奪得亞軍,一九六九年在此項賽事奪魁,並在一九七二年首次舉行的「東望洋二百哩賽」奪魁。他是現時唯一能奪得四屆冠軍的好手,也是唯一一位奪得澳門的格蘭披治大賽、電單賽、及東望洋大賽桂冠的車手。
  <4>冼拿(Ayrton Senna)
  世界一級方程式大賽三屆冠軍賽車手於一九八三年在澳門第一屆三級方程式大賽勇摘桂冠之勝利一仗後,於一九八四年加盟Toleman車隊,晉身一級方程式賽事,一九八五年他轉投蓮花車隊,並在Estoril得首項格蘭披治大賽冠軍,一九八八加入麥拿侖車隊前爲蓮花車隊奪得五次冠軍,效力麥拿侖首季中,他首度成爲世界冠軍車手,且在八個賽站中勝出,一九八九年取得六站冠軍,一九九零年第六站賽事,兩度成爲世界盟主。一九九一年,他三度成爲冠軍,出勝七站賽事。翌年,他奪三站冠軍,一九九三年冼拿創下六度勝出摩洛哥賽車之驕人紀錄。該年他獲得五站冠軍,並離開麥拿侖車隊,一九九四年,冼拿轉投威廉士車隊,於首兩站取得起步資格,可惜皆未能完成賽車。第三場賽事於依莫拿的聖馬連奴格蘭披治大賽車車場舉行。冼拿連續三次取得頭位資格,在比賽中一直領先。但突然失手衝出跑道(失事原因未明)車毀人傷,送院不治,實是車壇的損失。
  <5>其他車手:
  在歷屆大賽車中,澳門的東望洋跑道亦曾孕育出不少車壇名將,因爲三級方程式賽事乃世界一級方程式的試金石,不少過去及現今的世界一級好手,均是先在三級賽車中揚名,才能在一級方程式賽車中爭雄,而曾在澳門車場揚名的世界一級方程式的冠軍人馬可不少,包括已故的巴西名將、世界冠軍冼拿,前世界冠軍亞倫鐘士(Alan Jones),法籍車手亞里斯,現今世界一級方程式冠軍米高·舒麥加,舒麥加的車隊戰友荷拔,舒麥加的死對頭、英國頂級車手希爾,均是曾在澳門三級方程式出鬥而晉級世界一級方程式的表表者,故東望洋跑道可謂車壇英雄之匯集處。此外還有世界車壇名將夏連倫、拜奴、溫高雄、長谷見昌弘,世界電單車名將夏士林、威廉斯、金谷秀夫、淺見貞男等亦曾在澳參加無數比賽。
  電單車手方面,則有一九九四年澳門格蘭披治電單車賽,蘇格蘭車手希斯洛(Sterre Hilsop),他以Shell Team Harris 500cc 躍馬格蘭披治戰馬嬴得了他個人第三次總冠軍(前兩次分別是一九九零年及一九九二年),今年穩佔英國600cc電單車手的首席位置及各項電單車賽的冠軍英國車手愛華士(Mike Edwards),還有現正穩奪美國方程式錦標賽的基夫斯(Chuck Granes)、麥加倫(Phillip McCallen)、等均是電單車的名將。
  此外,今年在日本三級方程式賽事七場中勝出六場的車壇新星羅沙(Pedro de la Rosa),英國錦標賽冠軍、阿根廷車手方坦拿(Norberto Fontana),他剛嬴得德國三級方程式錦標賽冠軍。
  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歷屆成績表







結語:


  舉辦了四十二屆的澳門格蘭披治大賽,已成爲澳門及國際賽車運動一年一度的盛事。不少賽車手自格蘭披治大賽後脫穎而出,爲賽車項目孕育一批又一批的賽車好手。更爲熱愛賽車的人仕提供一場又一場驚心動魄、高潮迭起的賽事,飽覽他們的眼福。在澳門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澳門格蘭披治大賽一年比一年辦得出色、成功;況且,跑道的質量並不遜於珠海,可以說澳門具備申辦一級方程式賽事的條件。
  每年特來澳門參加大賽的選手和欣賞的觀眾多不勝數,就爲剛投入服務的國際機場帶來不少搭客。在大賽車舉行期間,酒店的客房更基本客滿。據酒店業人士表示,很多遊客在一個月以前就向酒店訂房,有部份更在數月前已經預訂,這更進一步說明了大賽車的魅力。
  近幾年來,澳門與內地有更密切的經濟貿易合作,澳門一些有「生意頭腦」的人仕,更借大賽車舉辦期間,邀請有生意來往的商人到澳門欣賞此項國際性的盛事,以打好兩地關係,有助日後之經濟合作,促進貿易的增長。
  澳門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是歷史悠久、中西文化交匯之地,名勝古跡散佈全城,更可嘗盡各種中、西美食。讓遊客和選手在緊張、刺激的大賽車過後,可順道遊覽一下這個文化古城,別有一番獨特的享受。遊客帶來消費,使本澳不少公司獲益。各國遊客回國後,便可籍其口宣揚澳門,讓更多地方的人仕認識這小城之風姿,實是極佳的宣傳方法。
  雖然有人或許認爲舉辦大賽車耗費人力、財力,但長遠來說,可爲澳門嬴來不少經濟效益,帶動及推進澳門的旅遊娛樂業的發展。在眾多新聞媒體的爭相報導下,有助於向外推廣澳門的新形象,拓展澳門的國際地位,給世界各地人仕認識及瞭解澳門這個具有"東方蒙地卡羅"之美譽的小城。英、美、日的賽車雜誌均對澳門賽車作出報導,尤其日本的賽車雜誌,更以彩圖大篇幅詳述本澳賽車,可見彼方對本澳賽車是何等重視了。


  第一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



  第一屆賽車冠軍嘉華路之戰車。



  場內的救護車。



  三級方程式戰車。



  電單車戰車。



  冠軍得主。



  電單車得奬者。



  【註一】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從一九五四年起,一直是每屆連續舉行兩天,但有兩次例外。其一是於一九六九年(第十六屆),當年的比賽共分爲三次四天舉行。五月十八日的「東望洋一百零一圈」長途賽、十一月十五日及十六日的汽車比賽,包括格蘭披治大賽、以及十二月七日的電單車賽。另一次是一九七三年(第二十屆),由十一月十六日至十八日,是紀念二十周年之舉。
  【註二】第四屆(1957)大賽車的賽道有了重大改善,由漁翁街發電廠至水塘角一段彎路改爲直路,因此跑道全長由三點九哩縮減爲三點八哩,全部路面改鋪了三合土或瀝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