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心理學與青少年自信心

採訪:梁耀華 攝影:顏玉婷、梁耀華

「甚麼!你是心理學家,那豈不是我在想甚麼都讓你知道了?」

「心理醫生?治療精神病人嗰 D 呀?」

過去,人們一直有個誤解,認為心理學家具有可以透過對話看穿別人心裡想法的能力,又或者常把心理學聚焦在精神病者、心理異常、心理變態身上。澳門心理學會產生,就是為了糾正人們對心理學的錯誤觀念,推動和普及心理學專業知識。

澳門心理學會理事︰曾慶彬

這個會的發起人,是現任心理學會理事會會長的曾慶彬。他一手一腳起草文件提案,主動擔任聯絡工作,將澳門當時僅有的少數心理學專業人士團結起來。原來大家都認為社會大眾對心理學認識不足,常常存在誤解,都希望透過一個心理學專業團體,改變他們的印象,甚至把心理學的工作、理念等應用在社會上,不論對心理學工作者、學科本身和澳門社會都有好處。志趣相投之下,心理學會於 1999 年 3 月正式成立了。「當時因為沒有會址,大家放工後在快餐店或小食店,浹著汗水咬著麵包開會,雖然辛苦,但真的很開心」。說的時候,曾慶彬臉上露出了一絲絲回憶的甜蜜。

心理學用來算命……

1989 年,曾慶彬赴台灣東吳大學讀心理學。那時他對「人」很感興趣,認為人雖複雜和難以觸摸,但其思想行為的形成是有跡可尋的,為了探討這方面的問題,便選讀了心理學系。但是長輩卻對心理學的「用處」有另一番見解︰「讀心理學也不錯,起碼不會失業,因為可以睇相算命。」當然,心理學並非這樣一回事。「即使是瞭解一個人的心理狀態,也需要經過一些方法和工具去檢驗才能作出判斷。但當時很多人對心理學的概念很模糊,尤其經過某些電影的渣染後,人們對心理學就更有一個刻板印象,這時要改變他們的想法就更困難了。」

其實心理學是一個跨學科的科學,它應用的層面十分廣泛,諸如醫院臨床治療、消費領域、組織人員甄選、教育、司法、偵查、應用認知行為 ( 如產品的設計上,使更適合人類的習性和更易操作 ) 等等都可涉及,可見心理學主要的對象並非只是精神病患者,而是普通人。

心理學的條件︰經濟和城市化

據曾慶彬解釋,心理學的發展需要兩個條件:經濟和城市化的發展。縱觀心理學在澳門發展的條件,和世界其他地方是一致的。本澳經濟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急促發展,城市化也隨之到達一個相當的程度。當城市化愈大,人的疏離感和互不信任感也愈來愈強烈。為了促進社會進一步成長,需要在「人」的素質上尋求改進,心理學也就受到重視而得以發展。近兩至三年,本澳的大專院校也開始加入了心理學學科,而且反應良好,足以證明社會對此方面的專業人員需求愈來愈大。

比起過去,澳門現在已有較多的機構願意聘用心理學專業人士;心理學逐漸受到各種行業的接納,成為了一種「創造性就業」。好像調查、銷售、組織、職務分析等等,經過心理學會做了很多介紹,人們開始知道心理學也可應用到這些層面上。例如人力資源管理,要評估一個人是否適合擔任某工作,並不是一個十分鐘的面談可以做到的,因為不同的工作所要求的人的能力結構都各有各差別,故必需用一套檢測工具作評估應聘人的能力,而這些工具本身就是從心理學上發展出來的。

心理輔導有如開刀

但是,澳門的心理學環境同樣面對著專業化不足和人員短缺的嚴峻問題。正如心理輔導,「人人都以為是很簡單的工作,一般社工都可以做到,甚至有人認為上一個十多個小時的輔導技巧課程就可以,但是他們沒有注意到,輔導本身也存在著很多危險性。」心理輔導或治療本身好比一個外科手術,醫生把病人身體剖開,經過治療,再縫合開口;心理輔導也一樣,輔導者將受輔導者的問題找出來,再運用技巧幫助他解決,但如果問題「打開」了,而沒有適當處理「縫合」,對當事人可能會造成永遠的傷害!

至於人力方面,基於大部分遠赴外國留學,而取得專業資格的人士甚少會回流就業,本澳有經驗的前線心理學工作者亦因為出國或升遷等因素而逐漸減少,要突破難關便有賴先驅者和一套完整機制的推動。

澳門心理學︰有待發展

對於心理學現時在澳門的社會狀況,曾慶彬用了四個字概括──有待發展。「縱使別人認識了,但真正能產生到作用和功能還需要經過一個很艱苦的過程,才可以得到別人的認同。」在將來的推廣工作中,澳門心理學會仍將繼續努力,維持宣傳刊物的文章發表;加強與社團舉辦工作坊、講座等活動;策劃調查活動,掌握最新資料和訊息;舉行讀書會、討論會等,定期處理資訊的交換;並盡量發表意見,宣揚正確的價值觀。

 

從佛洛伊德開始

韓衞,是澳門另一個重要的心理學工作者,現任澳門心理學會監事會會長。

早在初中時期,韓衛已經閱讀佛洛伊德的《夢的解析》、佛洛姆的《逃避自由》和榮格的心理學著作,漸漸地對心理學產生了興趣。 1992 年韓衛完成了在國立台灣大學心理學學士課程後,直升心理系研究所碩士課程。畢業回澳後就接任了社會工作局戒毒復康處的工作。

成功才是成功之母

他認為,「心理學是生活的科學,從我們日常的情緒管理,與人的互動溝通,工作上的人事甄選,以及家庭的活動等都是息息相關的。只要將基本原理應用得好,生活就會過得比較順利。」例如用甚麼生活態度去面對生活才對呢?答案當然是積極、正面的態度,這是非常重要的。

曾慶杉曾說:凡事可以從正面和負面兩方面看,挫折也是一樣,我們常說:「失敗乃成功之母」,當人面對失敗時,若能夠以積極樂觀的心情面對,重新振作,再接再厲,那失敗可以是成功之母。但更多時候,「失敗為失敗之母,成功才是成功之母」,因為只有不斷成功,自信才會愈來愈強,態度才會愈來愈積極,人要覺得自己「得」才會成功。

自信心︰成功與否的差別

早前街總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委詫理工學院進行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本澳青少年自尊水平偏低。韓衞補充說,在心理學的理論中,自尊對青少年的日後成長非常重要。著名心理學家艾力克遜把人的發展歷程分成八個重要階段,而青少年在這個階段有一個很重要的發展任務一定要獲得的,就是自尊和自我認同,若這個能力獲得失敗,將會影響他的另一個階段,諸如對談戀愛、建立自己的事業都會造成很大阻礙。

他這樣分析讀書成績與日後成就的關係:一個人讀書成績差並不代表他日後沒有成就,但是一個自卑的人讀書成績再好,他都很可能會失敗。重要的因素並不是在於讀書成績出色與否,而是從具體的能力能獲得多少的自信心。不少心理學家研究名校生和非名校生在智力上是否有很大差別,結果發現差別不大,更重要的差別是由於名校生的自信心,在事業的發展得到更多人的欣賞,因為自信使他們對工作有承擔能力。

青少年要如何才能夠增強自信?韓衛說,兩個重要的因素就是要有具體的能力和獲得別人的欣賞。但是現在的社會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以讀書成績好壞去判斷一個人的能力,這樣會出現一個危機:一間班房裡的學生,讀書成績優異人數的比率若以 5% 計算,他們認為自己成績好,而家人又認同他成績好,擁有這種自我加上別人皆認同的能力,才能獲得自信;結論是在現代社會的正統教育下,有 5% 的人自尊心強,餘下的 95% 則處於自尊危機中!

澳門家庭教育︰培養自卑心

「在澳門社會,家庭教育並沒有一個機制使青少年在這個階段獲得自信心,相反更多的情況是令他們獲得自卑心。」一個鐵錚錚的例子,兒子測驗拿到八十分,母親仍然罵他「冇鬼用!」並將他與經常拿一百分的表姐比較。對這個兒子來說,自己已經很努力地拿到一定的分數下仍然受到打擊,就會成了一個莫大的衝擊。

到底是學識重要?還是自信心重要?心理學中把人的成長可劃分為幾個「關鍵期」,青少年就是獲得自我認同的關鍵期,過了這個時期,要再去尋獲自信,可能再多花兩倍力量都未必能尋回三分之一的自信。「這好比前往另一個階段的火車卡的鉤,如果鉤不上,就會變成自卑,日後再發展自我就會異常困難,有些人可能會一輩到老都未能將自卑心剷除。」但是,今天學少了一課書,並不代表他朝不能再學。

多鼓勵少打壓

心理學中有一個「認知失調理論」,大概道出了自信心對個人成敗得失的關係。舉例說一個認為自己無能的人,當他做了一件失敗的事情,他的解釋會是:因為我是一個很差和無能的人;但當他做了一件非常成功的事情,甚至得到身邊的人稱讚時,他會解釋:只是偶然罷了。相反,一個認為自己很能幹的人,做了一件失敗的事,他會有兩個處理方法,一是改變自己的想法,但改變人固有的想法是困難;二是產生另一個動力,就是將事情重新做好。問題的關鍵是,人的想法和行為必須一致,否則就會產生焦慮。

所以家長在教導子女的時候,不應該經常打壓他們,使他們把自己定性為差的一群。更好的做法是稱讚,發掘子女擅長的一面,利用這個長處化為他們的學習動力,不妨與子女「約法三章」,在參與活動之餘,也須兼顧好學業。

其實「要獲得具體的能力,讀書只是其中一個途徑,但我們不希望只有這一個。」有些人讀書成績可能不是很好,但他可能在跳舞、打波或卡拉 OK 有出色的表現,而且得到大家的欣賞,甚至通過社區活動或者表演的形式,從中也可增加自信,建議家長鼓勵青少年平衡發展,從不同的活動中增強自尊,扶助他們順利渡過信心危機。

努力將每一件事情做到最好

要維持心理的正常發展,韓衛建議年輕人應努力將每一件事情做到最好,每一個項目,尤其是可以令到自己與別不同,甚或出人頭地的,將它做到最出色,且一絲不苟,這是人的長期性的素質的體現。這與曾慶彬的座右銘「不甘平庸,追求卓越」有異曲同工之妙。凡事做到最好,不一定都是給予自己壓力,反而創造成就感,是青少年踏入成年階段時,使心理能健康發展的重要元素。

 

好書推介︰

 

•  莉迪亞 ‧ 提摩蕭、享利 ‧ 卓爾著,孟子青、 王智忠譯: 《性格決定癌症》,台北:新自然主義出版, 2000 年。

•  亞倫.弗朗西斯 (Allen Frances) 著, 胡東霞譯: 《我需要看心理醫生了嗎?》 ,台北:新自然主義出版, 2002 年。

•  Jerrold S. Greenberg 著,潘正德譯:《壓力管理》,台北:心理出版, 1995 年。

•  高 曼 (Daniel Goleman) 著, 張美惠譯 《 EQ 》, 台北: 時報文化出版, 1996 年。

•  約翰.高特曼 (John Gottman) 、瓊安.德克特兒 (Joan DeClaire) 合著, 劉壽懷譯 :《怎樣教養高 EQ 小孩》,台北:時報文化出版, 1996 年。

 

 



 返回社會專題>>